Home / 心靈加油 / 兩性關係 / 莫樹錦 一起活下去(之二)

莫樹錦 一起活下去(之二)

舊式唐樓的樓梯不好走,昏昏暗暗,骯骯髒髒,四處雜物令本已狹窄通道變得更狹窄。社工Jeanie不熟悉環境更不熟悉何Sir,但見他樣子老實木訥,跟著他也有點安全感,好不容易才走上五樓B室。

 

按門鈴,良久仍沒有反應,再按,又過良久,門內突然傳出咆吼聲:「誰?」說的是普通話,何Sir站在前面,硬著頭皮用不大靈光的普通話說:「我來找李德謙家人的。」

「找誰?」還只是門後粗魯回應。

Jeanie適時用京腔回答:「是政府派來的,找李德謙。」

未知是甜美聲音還是「政府」兩字,門馬上打開,精壯漢子穿著汗衫短褲,大嗓門響亮地說:「我有身份證!」

「不要擔心,我們是政府教育局派來的,找李德謙,你是他父親嗎?」

大嗓門答:「當然不是!」隨即指向走廊說:「在尾房!」

輕叩板門,容顏蒼老的母親開門,何Sir解釋來意後被邀內進。劏房才百餘呎,除碌架床外便只有小桌和二十八吋體積龐大的舊款電視,德謙的臉離開螢光幕不足一呎,一雙耳朵被大耳筒遮蓋,眼在轉手在動,似乎對訪客毫不理會。

「德謙,老師來探你。」母親大聲說,但他沒有半點反應,再過一會母親再說一次但仍沒有反應,母親便動手去拿他耳筒,這回反應奇大,德謙一手奪回耳筒再大聲喊道:「不要搞我!」

母親差不多哭了出來,說:「他近來就是這樣,回家便打機,不做功課不洗澡,有時又胡言亂語話關公害死他,又話自己叻過趙子龍。老師,求你幫下佢。」

Jeanie很專業,她走到德謙面前,眼神接觸後便給他一個微笑,隨手便很自然地關掉電視機再指指耳朵,德謙便聽話地除下耳筒。

「德謙,你好,我是何姑娘。」Jeanie說。

「哦。」他眼神呆滯散漫不自在地回答。

「你可以告訴我你在做甚麼嗎?」就是這樣開始了一個心理評估。

三十分鐘過後,德謙再次打機,她便請母親和何Sir到門外,輕聲說:「他聽到不存在的聲音,對現實也有假想,可能是早期精神分裂,要盡早安排進院治療……」

***

何Sir跟社工Jeanie合作把德謙送到醫院,醫生也確診德謙患上精神分裂,住院用藥後漸有起色。但何Sir的精神狀態急轉直下,他病倒了,患的是單思病。

自邂逅社工Jeanie,他便十分傾慕其智慧與美貌,可惜限於其電車男本性,始終未敢主動約會。他只能盼望學生快點遇上甚麼家庭困難、打架或黑社會,那麼他便可向「社工」求助,可惜他的學生偏偏乖得很。

三個月過去,何Sir收到電話,Jeanie說:「德謙已出院,情況良好,可能下學年重返校園,你可以為他安排一下嗎?」

「可以,可以。」不善辭令的何Sir也挺可憐,兩句說話後便接不下去。Jeanie完成任務正打算收線時,何Sir突然說:「我另有學生有困難想找你幫忙,可否約你談談?」何Sir已滿頭大汗,因這是他罕有的謊言。

咖啡店

相約地點是學校附近咖啡店,何Sir隆重其事竟穿起整齊西裝,而Jeanie仍一身清爽打扮,束起長馬尾,輕鬆地跟何Sir打招呼道:「你好,何Sir你的西裝好醒目。」

何Sir笑得很開心,但只懂得笑。

閒談一會,主要是談德謙近況,Jeanie亦感謝何Sir對學生關懷以致能及早發現問題,最終Jeanie便轉到正題,問道:「你說的學生到底有甚麼問題?」

「啊!」何Sir被問及謊言,硬著頭皮說:「是感情問題。」

「這是青少年常見問題,嚴重嗎?」Jeanie說。

「很嚴重,可說是茶飯不思,亦影響到學業。」

「這麼嚴重,那你安排輔導機會吧,他叫甚麼名字?」

這刻何Sir的耳朵紅得像一雙燒豬耳,怯懦地說:「何……樂禮。」

Jeanie精靈地望他一眼,自己雙頰也緋紅,問:「這學生值得教嗎?」

「很值,很值。他本來就是好學生。」

Jeanie羞怯笑道:「走著瞧吧,看他乖不乖。」

何Sir興奮得像胸膛給炸開,不停地說:「很乖,很乖。」

一杯咖啡竟喝了兩小時,最終還是要回家。何Sir當然主動要送Jeanie,走了兩個街口又兩個街口,至十字路口停下,何Sir處心積慮地想藉過馬路時拖她的玉手。

綠燈,啟步,他想伸手去拖,但沒有勇氣。走到路中心,他轉頭望望Jeanie,四目交投之際,何Sir臉色劇變,像是見到一生最恐怖的事情──

馬路中央兩人四目交投。何Sir為眼前秀麗動容,可惜頃刻間美貌便被強光吞噬,只見強光快速地射向他們,當他驚覺是一輛失控跑車時已太遲,他倆呆在當場沒法走避。

何Sir本能地一手抱起Jeanie,就如抱起他最心愛東西,然後背向這極速強光,盼望這血肉之軀能付以保護。

「砰──!」兩人隨著巨響拋至半空,何Sir實難想像他們第一次擁抱是在空中;他嗅到秀髮香氣,可惜美好感覺很快消逝,取而代之是一生從未經歷過的痛楚。他左肩在十公尺外首先著地,骨頭與肌肉同時被撕裂粉碎,衝力繼續讓他倆在柏油路上翻滾三公尺始停下。他們停下來,失控的車輛卻沒有,超過一噸重的鋼鐵繼續無情地輾過他們。

劇痛由左肩蔓延全身,何Sir仍緊緊抱著Jeanie。視力已很模糊,看不到她臉容,只感到她仍在懷中,想開口跟她說話卻發不出半點聲音,他很想對Jeanie說:「你要活下去……要活下去。」昏迷是大自然的憐憫,當身體遭遇極度煎熬時,腦袋便會自動關閉。這不外是逃避苦楚的最佳辦法,醫生學會了用麻醉藥

讓傷者能在昏迷中渡過最困難時刻。

 

作者簡介:

莫樹錦

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教授、廣東省人民醫院名譽教授,不太中年的中年男人,曾在加國學醫、行醫多年。一九九六年回港從事「內科腫瘤學」科研工作,專攻肺癌,是謂「肺」人一個。人生路上,曾力求真我而不得其所,唯有遊戲人間,偶然做上一兩件好事,但求別人好過一點,自己也好過一點。樂與病人同喜同悲,共度哭笑人生。

 

延伸閱讀:《醫得喜,活得樂》莫樹錦醫生  著

 

電子書試讀:https://goo.gl/zpWY72

 

Share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