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/ 心靈加油 / 兩性關係 / 無情面罩

無情面罩

笑容

 

 

顧老太緊握丈夫的手──冰冷而呈紫藍色的手。她獨自陪著老伴,被他身上多條喉管嚇怕,再加上機械儀器上的紅色小燈閃個不停,醫生護士在病床邊忙個不停,只有她靜靜坐在床邊,感到無助和孤單。這刻她最盼望是女兒回到身邊,或者,是丈夫跟她說一句話。

最令她氣餒就是根本看不清丈夫臉容,不大明白為甚麼醫生要他戴上一個透明塑膠面罩,而面罩則連著形狀怪異的膠管,再連到一副嘶嘶作響的機器,他們說這會助他呼吸。儘管如此,她仍覺得丈夫呼吸喘促,更覺他離她很遠很遠。

顧老伯的心臟嚴重衰竭,左心房不勝負荷以致肺血管壓力增高,肺氣泡因而滲水濕透,血氧嚴重下降。唯有氣管插喉(Intubation)加上機器輔助呼吸才能幫助他渡過難關,但年事已高的顧老伯早已表態不會接受插喉,餘下方法是用上CPAP(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),即是戴上緊密面罩,用機器將純氧氣以正壓力打進面罩內將血氧提升,此方法能短暫有效,但當心臟繼續轉差,血氧只能有限度提升。

顧老太靜坐床邊,有點睏很渴睡。刺耳警號突然響起,本來規律地跳動的心電圖變成一絲亂線,護士衝到床邊便即道:「是V-fib*,Call Dr. Ho。」說罷便即時為病人心臟按摩,另外兩位護士趕到,一位輔助呼吸之時另一位便跟顧老太說:「病情轉差,我們需要急救,請隨我到外面等候。」

不知所措的老太問:「發生甚麼事?姑娘,是否很危險?」當然她知道情況危急便追問:「真是很差嗎?會死嗎?女兒下午便從美國回來,他很想見見女兒。姑娘你做好心,盡力幫幫忙,他不能死,他不能死……」說著,哭著。

二十分鐘搶救,三次電擊,兩支腎上腺素,心跳總算回復平穩。他未算死亡但離死亡亦不遠矣,血氧若再度下降,心臟便會停止。

醫生的坦白傷透她的心,她哀傷地說:「求你幫幫忙,他定要等到女兒回來,他還有話要跟女兒說,求求你。」醫生明白但實在無能為力,因死亡的力量比他大,唯有安慰老太說:「最重要還是讓顧先生安樂,死亡有它的時間表,你女兒會明白的。」

再次握著冰冷紫藍的手。面罩後的老伴呼吸微弱,見他眼角有淚水便自然想伸手為他擦眼淚,可惜只能觸到冰冷的塑膠面罩,淚水無助地汨汨流下,無情面罩早已把他們遠遠分隔。

握手

*註 Ventricular Fibrillation即心室顫震

 

延伸閱讀:《醫得喜,活得樂》莫樹錦醫生  著

電子書試讀:https://goo.gl/zpWY72

Share Button